海通证券(600837.CN)

海通证券投行业务频频被罚 14位保代执业有不良记录

时间:21-09-18 15:00    来源:新浪

投资研报

黄金赛道来袭!万亿市场广阔空间,一图看懂产业链及核心标的(附股)

50万!北交所个人开户门槛定了,即日起可预约!影响如何?受益股有那些?专精特新材料小巨人谁能由小变大(名单)

“妖镍”归来?LME镍涨超4%!印尼计划对镍设置出口禁令或征税?受益股一览(名单)

HJT渐行渐近!效率提升+成本下降催化,规模化扩产条件已成熟?设备厂商入局倒计时

记者|惠凯

海通证券(600837)近两年可谓是流年不利,不仅频频在债券承销、IPO和并购业务上“翻车”,且还因某上市公司A的重组一事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目前,市场已经对其保荐项目产生担忧,一旦被监管层重罚,很可能会导致保荐项目出现延期或更换保荐人情况发生。

在上海本土券商中,海通证券规模最大、投行业务也最为出色,可就在近两年,其接连在债券承销、IPO和并购业务上“翻车”,甚至还因A公司重组一事被证监会所调查。

海通证券投行负责人姜诚君是业内的金牌投行从业者,以态度严谨著称,也是罕见的投行负责人出任券商董秘的代表,可即便如此,海通证券这两年的接连被罚,显然让业内人士感到十分意外。此次海通证券的被立案调查,业内人士判断,很可能对海通倚重的投行业务产生显著冲击。

投行业务频频被罚

2020年以来,华晨、永煤两家AAA级国企债券违约事件震动市场,据证监会发布的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2017年~2020年9月,永煤控股财报总共累计861亿元,上述资金已由控股股东河南能源化工集团用于其它项目,无法追回。巧合的是,海通证券正是河南能源化工集团的债券承销商之一。

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披露,自2007年起,永煤控股一直按照河南能化集团的要求,将自有资金存入河南能化集团旗下的财务公司、永煤控股并不能自由支配,被归集的资金由河南能化资金管理中心负责调度,永煤控股需审批后才能使用。可即便如此,永煤控股仍把上述资金计入本公司的货币资金,出现了虚增货币资金情况。

今年1月,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作出决定,对海通证券、海通资管、海通期货予以警告处分;3月,证监会公告,对海通证券、海通资管在开展私募资管等业务过程中,未有效控制和防范风险、合规风控管理缺失等违规行为,采取行政处罚,暂停新增私募资管产品备案6个月。

其实,除了永煤事件,海通证券近两年在其一向擅长的债券承销业务上也暴露出诸多问题,譬如海通证券还是16宜华01、19桑德工程SCP001、19新华联控MTN001……等债券的主承销商,涉及的发行人北大方正、新华联等已经全部违约。

多位保代被监管后仍参与IPO项目

除了债券市场上频频踩雷外,在IPO和并购业务上,海通证券也遭遇“水逆”。证监会不久前发布的对券商行政监管类处罚公告显示:海通证券在上海中技桩业重组、富控互动并购重组业务中,存在未对上市公司存贷双高等问题作出充分核查情况,被采取行政监管措施;在方正电机、星光农机增发项目上,海通也存在问题,特别是A公司重组项目,作为保荐机构的海通证券甚至被立案调查。消息发布后,海通证券股价很快跌去了15%。

对于此次被立案调查一事,回头来看,其实是早有预警信号的。在2019年9月,海通证券四名项目主办人赵立新、钱丽燕、李春和贾文静在A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担任财务顾问项目主办人时存在违规行为,被上交所予以监管关注。《红周刊》记者发现,上述4人参与的IPO公司上市后不乏成长性不佳,或被监管层重罚情况发生。

譬如赵立新,其作为保荐人在2012年曾参与了鞍重股份的上市。2015年,鞍重股份策划收购九好集团全部股权,作价37亿元。据证监会调查,重金收购的九好集团业绩严重造假:2013~2015年,九好集团通过各种手段虚增服务费收入2.6亿元,虚构银行存款3亿元。2017年,证监会作出决定,对鞍重股份、董事长杨永柱、副总经理/董秘张宝田等作出处罚。而此次参与重大重组的保荐券商西南证券也被重罚600万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上市9年,鞍重股份IPO募集的3.8亿元资金竟然大部分闲置!招股书中承诺用于新项目投资的2.66亿元,据海通证券的《核查意见》公告,截至2020年底,只投出了1亿元,其余资金要么用于理财,要么用于补充公司运营资金。

至于李春,其参与了深圳新星IPO。2018年以来,经营业绩持续低于预期,上市前夕的2016年,归母净利润还有1.33亿元,可到了2020年末,这一数值已跌至2813万元。

李春还参与了爱迪尔IPO。爱迪尔上市发行价为16.48元,如今股价仅有4.28元。爱迪尔的初始股东之一是九鼎,在股票解禁后,不仅九鼎立马进行了大额减持,且连实控人苏日明、其弟苏永明也在积极套现。在一路减持后,目前苏日明持股剩下14%,而苏永明则从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。

爱迪尔的业绩表现堪称糟糕,2019~2020年出现连续巨亏后,公司不久前还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。

李春还参与了广东万里马IPO的工作,该公司2020年、今年中报持续亏损。

另一位项目主办人钱丽燕,于2017年后从海通证券离职后赴中泰证券工作,2020年11月又跳槽至甬兴证券。目前甬兴证券有18名保代,钱丽燕以8个项目经验成为18人中的老将,其也是唯二被采取自律监管行为的保代之一。据中证协官网信息,自2019年10月被上交所采取自律监管后,钱丽燕再无新的IPO/可转债项目成功过会。

当然,钱丽燕在甬兴证券无项目可做,或与甬兴的背景有关。该券商是一家宁波地方国资背景的小券商,2020年3月才取得营业牌照。据wind的统计,去年以来,甬兴投行部门在股权业务方面仅完成了旗滨转债一单可转债业务,IPO方面尚无过会项目。尽管钱丽燕此前做过两个可转债项目,但旗滨转债的保代/协办人中均不包括他。

《红周刊》记者还注意到,尽管上述几人在2019年9月就被上交所采取了自律监管措施,但仍有被监管的保代后续参与了其他业务。譬如李春是去年11月上市的同兴达的保代,贾文静参与的南极光也于今年2月登陆创业板。

其实,海通证券和A公司的交集还不止于此。A公司曾是哈工大的校办企业之一。哈工大有着深厚的技术背景,曾把旗下的A公司、工大高新等校办企业推上了资本市场。A公司的实控人、前董事长/总经理左洪波曾是哈工大复合材料研究所的副教授。另外,A公司此前的两任董秘张世铭、刘迪也都曾在工大高新任职。但目前来看,这几家公司都发展不佳,令投资工大高新的相关资管计划的客户损失惨重,其中就包括了“新华富时-工大高新系列专项资管计划”。

《红周刊》记者从“新华富时-工大高新”资管计划投资人处获得的资料显示,2015年,工大高新策划收购资产,交易对手之一是海通开元投资有限公司——其也是海通证券下负责股权投资的子公司。此次交易的增发价为6元。其后两家上市公司都在2017年7月公告将向半导体和智能制造转型,但很快又双双告吹。随着财务和管理等问题的集中爆发,工大高新在今年被强行退市。

海通证券14位保代执业有不良记录

自2017年以来,海通证券的营业收入就长期居于行业第二,仅次于中信证券。据中报,海通证券上半年总营收235亿元,其中,投行收入贡献了11%,在大型券商中排名居前,仅次于中金。

海通证券的保代规模在券商中也是居于前列的。据记者统计,截至目前,保代数量>300人的券商仅有中信建投、中信证券、中金公司、海通证券4家。特别是注册制以来,头部券商的投行队伍招兵买马,近一年来,中信证券的保代增加约120人,中信建投增加130多人,而海通证券也增加了约60人。

不过《红周刊》记者在证券业协会官网查到,海通证券的315位保代中,共有李春、陈新军、顾峥等14人有过违反监管规定的记录。相比之下,保代人数更多的中信建投、中金公司被采取监管措施的保代分别仅6人和4人。

按照证券业协会去年12月发布的《证券公司保荐业务规则》,为加强对保代的自律约束,协会也建立了C名单:包含近3年内受过证监会行政监管措施、行业自律组织处分或自律管理措施的保荐代表人名单。《规则》还强化对保代的事中事后监管,要求保荐机构建立分工合理、权责明确、相互制衡、有效监督的内控机制。

有投行人士向《红周刊》记者表示,海通证券此前的投行总经理姜诚君,以态度严谨著称。姜诚君2009~2017年担任海通投行部总经理。他此前还是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员会的委员。2018年其负责审核的并购项目,在全部委员中通过率最低。2017年后,姜兼任海通董秘和总经理助理,开创了券商投行负责人兼任董秘的先例。

“或许是担任董秘后,姜把工作重心转到了公司管理上。”譬如,中微公司今年6月公告显示,此前公司IPO和定增的保代,已从姜诚君换成了孙剑峰。目前负责投行业务的是公司副总经理任澎。

不过海通证券一直是沪上本土券商的龙头,此前也承做了大量科创板的IPO项目,实力和口碑不俗,前述投行人士向记者分析,近期的处罚对其影响不会太严重。

在股权质押业务方面,海通证券和海通资管还“踩雷”了ST德豪、恺英网络的股权质押业务。

在经历了此前的多事之秋,9月初,原总经理瞿秋平提出了辞去公司董事、董事会合规与风险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和总经理的职务,目前由公司董事长周杰代行总经理职位。